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天降独宠:邪君惹爱上瘾

第二卷 风起第071章 强卖风波(下)

[更新时间] 2019-09-28 12:09:34 [字数] 3843

白飞飞心里一惊:怎么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不住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爪中,稳稳当当的正抓着一本《九阴傀儡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本《九阴傀儡术》不是应该在蜈蚣的手里么?什么时候跑到我手中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不成傀儡术还成精了,懂得移花接木不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傀儡术肯定是不懂什么“移花接木”的,自然也更不可能成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唯一的解释就是:蜈蚣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使了莫名的手段强行将傀儡术塞到了自己的爪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丝不详的预感萦绕在心头,白飞飞甩了甩爪,却发现傀儡术像粘在自己爪中一般,怎么也甩不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欲哭无泪,这下可好,自己这算是彻底被泥巴糊了一身,怎么解释都没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呀!把她给我抓起来!”果然,虬髯大汉在看清白飞飞爪中紧握的东西后,主观认定就是白飞飞在无端挑事,再无置疑,不容置喙的吩咐坊市中的执法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着自己被一大队筑台期的天蝎包围,白飞飞大惊失色,急声辩解:“甲犀前辈,您不要听那条蜈蚣胡说。您要相信我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真的解释不清,白飞飞还是想再努力一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天蝎执法队愈来愈近,白飞飞焦虑不已。自己纵使在修炼塔内成功突破,也不过是化甲期一层巅峰的修为,又如何会是一群筑台期天蝎的对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甲犀前辈,您听我说。我真不知道这本傀儡术怎么到了我手中!一定是那条蜈蚣做的手脚!”白飞飞愤怒的指着在虬髯大汉身后洋洋自得的蜈蚣,“是他搞得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相凶狠的蜈蚣见白飞飞指向自己,目光狠戾的瞪了白飞飞一眼,充满了不屑与讥讽。紧了紧爪子上抓的白露露,让其无法动弹后,又对着身前的虬髯大汉喊冤:“前辈!在下实在冤枉!这本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公平买卖。这位道友说她灵石不凑手,故而将她的朋友暂时抵押给我。在下绝没有违反坊市的规矩!请前辈明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蜈蚣的一番话说的无比诚恳,且阐述的条理分明,比之白飞飞苍白无词的辩解,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显然,这条蜈蚣平日里没少这般行事,经验十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双目喷火,恨的不行,一口银牙几乎被自己咬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蜈蚣这般振振有词,有理有据的狡辩,若不是她身处漩涡中,几乎连她自己都要相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一个不察,被天蝎执法队禁锢了身躯,动弹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心里惊惶无比,忽然生出了一丝悔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方才听露露姐的,不买这什么劳什子的《九阴傀儡术》,自然就不会无端多了这番波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围围聚上来的妖修越来越多,大家都是来瞧热闹的,根本没有谁会去相信白飞飞的话,纷纷露出鄙夷的神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虬髯大汉手一挥:“带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蝎执法队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命令,抓起白飞飞就要把她带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开我!我才是被冤枉的!那蜈蚣在撒谎啊 !”白飞飞使劲挣扎,现在不挣扎,一会吃瓜落肯定完蛋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不用脑瓜想都能猜测到自己被带走之后的命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瞅这些天蝎执法队,一个个虎视眈眈,目光炯炯盯着自己的模样,怕是自己这边一离开众妖修的视线,那边就会沦落为天蝎们的腹中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甲犀前辈!甲犀前辈!”白飞飞迭声呼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虬髯大汉压根就不看她,任凭白飞飞扯破了嗓子,依旧充耳不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笑,坊市定的规矩,既然有人触犯了,又岂是对方高呼几句冤枉就可以赦免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再度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的被带下去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定会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满是绝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更加后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就不应该贪图这本《九阴傀儡术》的,现在倒好,不但小命将要不保,还要连累白露露被蜈蚣抓走。白露露会有什么下场,她都几乎不敢再去想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的挣扎是徒劳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着她就要被拖离妖修们的视线,场中忽然响起一道艰涩刺耳的声音:“甲犀前辈。这件事在下可以证明。那位小姑娘并没有撒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有人替自己说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帮忙说话的那道声音艰涩刺耳,但听在白飞飞的耳朵里,却是如同天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执法队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白飞飞这才有机会去看说话的那人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场中,一只全身黑色,背生狰狞花斑的巨大蜘蛛缓缓的排众而出,八只尖利的足爪如同八柄锋锐的镰刀,透着森冷的寒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蜘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蜘蛛替自己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清蜘蛛的模样后,白飞飞本能的打了个寒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斑蜘蛛缓步爬行到蜈蚣的身前站定,看着虬髯大汉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虬髯大汉顿时迟疑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蜈蚣一听有人拆自己的台,本就凶狠的表情更添了几分厉色,凶悍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身前的蜘蛛,狠声道:“我劝你莫多管闲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斑蜘蛛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石无忌,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那叫石无忌的红黑色蜈蚣双目喷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花蜘蛛是不是哪根线搭错了,专门过来拆自己的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斑蜘蛛看向虬髯大汉:“甲犀前辈。在下可以证明。事情的经过就是:石无忌强买强卖,强行掳走的这位姑娘。至于您让抓走的那位,是为了救回她的好友,才愤而出手。因此,并不算是坏了坊市规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的可是真的?”虬髯大汉面向石无忌,语气中也带了丝丝的怒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显然,石无忌强买强卖,还砌词狡辩的行为,已经引起了他的不快。坊市里严禁打斗,严禁引发事端,这个石无忌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顶风作乱不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被结婴期的虬髯大汉紧紧盯视着,也是一阵头皮发麻,心中早就把这突然跑出来坏他事的花蜘蛛骂了个狗血喷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蜘蛛,咱们平日里也算有点交情,你他么的居然跑出来拆我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等我回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狠狠的咬着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半天不说话,虬髯大汉自然明白了什么,不再问话,对着那抓着白飞飞的天蝎执法队摆了摆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钳制住的白飞飞忽然感到身体一松,心知自己不会再被抓走了,当下也是松了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露露不知何时昏迷了过去,一张小脸泛着青黑,显然这片刻的功夫,蜈蚣对她用了剧毒!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对我朋友做了什么?”白飞飞心中怒气蒸腾,爪子紧紧的攥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刻,她想杀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漫不经心的看着白飞飞,尖利的令人牙酸的声音悠悠的响起:“她不老实。我自然用了些手段让她老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白飞飞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好悬就要再度动手,但吃过亏的她显然克制了许多,似想到什么,忽然转身看向虬髯大汉,请求道:“还请甲犀前辈救救我的好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虬髯大汉皱了皱眉,看向石无忌:“把人还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想,一直沉默的石无忌忽然开口:“甲犀前辈。只要对方退还傀儡术,在下自然会把她好友还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退还傀儡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巴不得赶紧把傀儡术退还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么的,这傀儡术粘在爪子上,甩也甩不掉,怎么退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甲犀前辈,我......”白飞飞犹犹豫豫,硬着头皮开口,“这个傀儡术,我没有办法退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虬髯大汉闻言再次皱起了眉头,袍袖一挥:“你俩自己协商解决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对白飞飞犹犹豫豫不痛快的样子很是不满,既然她不想退还傀儡术,自己正好也懒得管这档子事,随他们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切莫惹事!”离开前,还不忘警告了白飞飞和石无忌一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虬髯大汉不再参与此事,白飞飞不得不独自面对石无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傀儡术粘我手上拿不下来?”白飞飞怒视着对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莫名夸张的翻了翻白眼:“我一个筑台期的妖修,会对你一个小小的化甲期虫子做手脚?除非你拿出证据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白飞飞气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要能拿出证据,虬髯大汉在的时候早就说了,还能让你继续猖狂得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白飞飞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又焦虑万分的样子,石无忌心中莫名的爽快,他不由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将那没来得及淌出的口水重新咽回了肚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斑蜘蛛听言不由发出一声嗤笑:“石无忌,差不多得了。把她朋友还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冷森森的瞥了花斑蜘蛛一眼:“花蜘蛛,你今天的闲事是不是管的有点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斑蜘蛛瞬间抬起锋锐的镰爪:“你想怎么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磨了磨锋利的嘴钳子:“信不信我现在就灭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蜘蛛无所谓的勾了勾爪子:“有本事你现在灭我一个试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坊市中严禁打斗,明白自己身处何地的石无忌只得恨恨的按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看着白露露的脸色越发青黑,显然毒素在她体内开始扩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蜘蛛和石无忌之间的口角,她自然听的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白飞飞显然是不可能依靠花蜘蛛救回白露露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花斑蜘蛛模样长的狰狞恐怖不说,瞅着也不像是个好货色,猩红的眼睛时不时的瞅向自己,嘴角也流淌着可疑的晶色液体,白飞飞只觉得一阵遍体生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今天就不应该和白露露上坊市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那么多的筑台期,间或聚丹期,而化甲期,不过是在坊市中混的最底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一定的实力依托,自己却偏偏要往筑台期聚集的坊市里扎堆,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露露来过一次坊市,可能是以前运气好没被盯上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石无忌道:“要如何,你才能放了我的朋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对方只是想要灵石的话,自己身上虽然没有灵石,但还有其他不少值钱的东西的。不管怎么说,先救回露露姐要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开始盘算起自己身上的财产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灵石妖丹都没有了,储物戒里就剩下个玄阶下品的梨花雨,哦,还有脑海里的那枚玉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当时突破的时候,留一枚蕴灵丹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不由的痛恨自己之前的大手大脚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百枚灵石。我就把你朋友还给你!”石无忌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显然,石无忌是摆明了不想交出白露露,故意狮子大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身上莫说是二百枚灵石,连两枚灵石都拿不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你现在拿不出灵石,那就等你什么时候有了,再来找我交换!”料定了白飞飞拿不出灵石的石无忌,提起白露露转身就要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慢着!”白飞飞出声阻止,此时,她的爪中已经多了一个精致的圆匣子,正是那套颇具威势的暗器梨花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已经打定主意,用梨花雨来代替灵石,换回白露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无忌瞥了眼白飞飞爪中的梨花雨,磨了磨嘴钳子,不屑道:“除了灵石,其他任何都不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次提起中毒昏迷的白露露,石无忌转身就要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收灵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飞飞心中一惊,正要再次开口叫住石无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听背后传来一道怒吼声:“那个叫什么石无忌的,你他么的给爷爷我站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这一章修修改改,字数居然超了这么多......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www.msc77.com 菲律宾太阳网娱乐登入 太阳城娱乐138申博直营网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游戏网站登入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88登入
申博娱乐现金网直营 申博官网直营网址 申博会员登入 太阳娱乐官网登入 www.100msc.com 申博在线开户登入
申博官网下载登入 重庆申博官网登入 申博游戏端登入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www.98msc.com 太阳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