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定终身:霸总宠妻手记

正文第五十九章

[更新时间] 2019-09-28 13:13:01 [字数] 10095

南乔一直很感激祁睿,也正是因为如此,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南乔,祁睿的好,而她和祁睿永远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时时刻刻警醒着南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南天终于站了起来,倏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又倏地坐了下去,低着头用略带着沙哑的声音说着,“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南乔没有回头,而是淡淡的道了一声谢,然后就走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不去管房门外的这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进了房间的南乔关上了门,依靠在门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是你的生日,所有人都在祝你生日快乐,可是这是南乔的生日啊,我亲爱的阿乔,你的生日呢?是否还有人记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甚至不想洗澡,躺在床上,来不及脱去脚底的高跟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说灰姑娘的水晶鞋会给人带人好运,就连公主也羡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她一点也不喜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可以,她不愿意穿水晶鞋,也不愿意遇见王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看着灰暗的天花板,南乔现在住的公寓是祁睿找人安排,夜景很美很美,南乔很怕孤独,也怕黑,不开灯根本睡不着,但南乔又害怕开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窗外没有星星,但依旧斑驳闪闪,可她是透过窗户,落在南乔的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嘴角一扯,可你是灰姑娘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闭上了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讨厌夜晚,讨厌安静,讨厌孤独,可她却活在黑暗里,过着孤独的日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过了一会,南乔听到了外头的门被带上的声音,很轻很轻,关门的人真的很小心很小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开了自己卧室的门,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人离开了,南乔终于是开了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客厅里的灯很亮,也很刺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整个屋子里空无一人,是剩下了南乔,很安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沙发坐垫上有着一个明显的凹印,很显然,那个方才坐在那里的人,坐了很久很久,在这样安静又黑暗的地方,呆了很久很久,等了很久很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啊,你真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环抱着自己蹲在了地上,无助又彷徨,小小的身子缩成了一圈,小小的,很柔弱,不停的颤抖着,若不是看到了她眼角渗落的泪水,根本察觉不出也听不见,原来她是在哭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另一边的洛初,此时已经跨过大半个城市。在天开始微微亮的时候,来到了南城郊外的一处墓地,里面葬着他的阿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跪坐在一处墓地前,双手颤抖,泪眼婆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颤颤巍巍的手摸着墓碑上刻着的她的名字,江乔,再无其他,甚至没有一张照片,洛初已经快要记不得她的模样了,那个他放在心上的女孩,那个还没来得及长大的姑娘,眉眼弯弯的,笑容浅浅的,软软糯糯的唤一声,“阿初哥哥”,真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是他的阿乔,是他独一无二的阿乔,也是最好的阿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生日快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我想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我不敢想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骄傲阳光的少年在这一刻,颓然如一个瘾君子,再没有半点生息,只是一味的低着头,抵着头,双手颓然的垂在一处,却紧握着双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往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第一次见到的江乔的时候,是在祁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天是祁家三少爷也就是祁睿的九岁生日,八岁的洛初遇上了五岁的江乔,从此一眼万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哥,生日快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小的江乔将礼物递给祁睿的时候,洛初和祁睿正在外头的院子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是家中的独子,孙家生得是个女儿,凌家生得也是个女儿,至于言家,在当时来往的不是特别的密切,所以见了洛初,再加上年岁相仿,两个小男孩总是很能玩到一块去,于是祁睿从小同洛初就很要好,也总是呆在一起玩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当时洛家刚刚来到南城,虽说是和江家老太爷交好,但也只是祖父母那一辈的事情了,别说洛初的爸爸妈妈尚且还不熟悉环境,更不用提起一个八岁的小男孩了,在这之前,洛初甚至还不认得祁睿,自然也是不认得江乔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眼前的小女孩喊祁睿“三哥”,只是觉得奇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并没有搭理一旁的洛初,而是笑着接过了江乔手中的礼物,熟练又亲昵的牵过了江乔的手,将她拉到了一边坐下,并且将手中的玩具递给江乔,任她随便挑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没有打算同洛初介绍介绍,还是江乔先问起了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你就是爷爷常常提起的洛家的那个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乔似乎是听说过洛初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爷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叫江乔,南生乔木的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孩笑起来的时候弯起了眉眼,笑容浅浅的,十分好看,烙印在洛初的眼里,只觉得如春日风光般动人心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生乔木,一如初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洛初才知道,原来她就是江家的小小姐,江老太爷的孙女,江乔,也是小小年纪就名动南城的江家阿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的很多日子里,洛初不在去祁家找祁睿玩了,而是日日在江家缠着江乔,只为了听她喊他一声“阿初哥哥”,就像喊祁睿“三哥”一样,软软糯糯的,声音甜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叫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为什么叫祁睿叫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比我大,自然是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比你大,为什么不叫我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话,喊我一声‘阿初哥哥’,就好,我也想有个妹妹,我会比祁睿对你还要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要怎么才肯喊我一声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是个执拗的人,也是个固执的人,对江乔更是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年少时的感情,起的突兀,长得迅速,终了无奈,没有半点的理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像洛初对江乔,一开始只是为了听到她口中喊着一声“阿初哥哥”,只是因为别人有他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在意江乔,这是不争的事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有多在意江乔,无人知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这份在意是否出于喜欢,更是无人知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这个女孩,没有来的及长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是因为如此,这是一辈子的遗憾,也是一辈子的期许,旁人比不了,也比不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送南乔回家后,再南乔家楼下等了许久,才开车离开,再次回到祁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家的场散了之后,祁家又如往日一般空荡荡的,祁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些昏昏沉沉的,毕竟是喝了不少酒,还动了不少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爷,外头有人找您,说是洛少爷的人,”过了一会,听见管家来说,说是外头有人来找。本来别说是祁睿,就连管家也是不会去搭理的,只是一听到是“洛少爷”的人,便多了一嘴,进来同祁睿说了一声,毕竟洛少爷不是寻常人,而也少有人会冒着洛少爷的名头堂而皇之的行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他进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从沙发上半撑了起来,喝了一口放在茶几上凉了半截的茶水,算是醒醒神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先生,你好,”进来的是个陌生的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我是洛总的秘书,姓王,”洛初的秘书,王锡州,这次跟着洛初回国的人之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家一直在国外做生意,生意也做的风生水起,这几年有回国发展的意图,于是派了洛初回来潜潜水,探探底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祁睿看着这个秘书行事大胆,想来也不是个小人物,要不是深得洛初看重信任,就是深得洛家看重信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什么事吗?”祁睿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洛总今天晚上给您添麻烦了,我特地来赔罪,”秘书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传说中的祁家三少,南城最金贵的少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洛总让你来的?”祁睿一听就觉着这个秘书的话有些咯人,凭他对洛初的了解,百分之九十八是这个秘书自作主张,剩下的百分之二是给洛初今日的不正常找的一个借口和台阶下。洛初要是真能这么同他懂分寸,那怕是真的要给他添麻烦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当然是我们洛总的意思,”秘书有些寒颤,他家洛总,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惹了一身的烂摊子,人倒是不见了,可不得我来连夜上门赔罪呀,我初来乍到的,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哪晓得,可不得谨慎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对呀,这好像也不太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总初来乍到,不懂得分寸,扰了您的晚宴,是我的失职,”秘书继续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洛总要是知道自己的秘书专门来祁家找我替他赔罪,估计明天就没有秘书了吧,”祁睿调侃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祁先生这话说的真是...幽默,”秘书信得是核心主义利益观,走的是精简路线,事对事,人对人,领一份工资做一份事,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不太懂得什么人情世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都习惯喊我一声‘三少’,”祁睿听着“祁先生”这个称呼,实在觉得有一些些的突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少,”秘书应着改了称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回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这...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了配合洛初,秘书还拿了一些礼物,作为赔罪,刚才一道拿来,放在一边了,祁睿瞧见了,接着说了一声,“东西就留下吧,我同洛初没那么矫情,你也不必放在心上真的当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话说的虽然有些暧昧,听起来像是假的,可却是实打实的,祁睿同洛初真的没有那么矫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锡州是不认得这个祁睿,只是听说过,当然大部分是从洛初那里听说的,毕竟一部分的新闻报纸可信度不高,一开始王锡州还怀疑怎么祁家三少就能同洛初成了好兄弟,祁家可是最重礼节讲规矩的人家的,要是放在古时候,那就是清流官宦人家了,最重的是名声,教出的子弟也都是温文儒雅那一挂的,再想想自己家的小洛总,那可真是...一言难尽,这两人怎么就会好到一块去,简直难以想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想想,还真是奇了,这个祁睿同他家洛初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有的一拼,一个安安稳稳呆在南城,一个放放当当呆在国外,一个是在明面上撩,一个是在暗地里耍,都是深情款款,各有各的喜好,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走的是阴郁高冷少年外加邻家大哥哥的路线,一开始让你觉着温润如玉,实则冷然如霜,难以接近,一个走的是幽默风趣外加霸道总裁的路线,一开始让你觉着芳心动漾,实则同样冷然如霜,难以接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有一点,都是高冷,也都难以接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而事实证明,就是如此奇葩,也是十分的简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三少,我们洛总就麻烦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下秘书才信真的没事了,说完便离开了祁家。东西都收下了,应该便是应了你这份情了,总算可以放心了,秘书虽然不知道今夜洛初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反常又出格的事情来,但是现在洛初联系不上确实是真的,而他是跟着洛初一起回来的,在南城远没有洛初熟络,也不是很懂,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也确实猜不到洛初去了哪里,要是祁睿同洛初的关系真的那么好,应该也是知道一些隐情的吧,说不准祁睿还能比他先联系上洛初,这样也是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秘书走了之后,祁睿就拿了手机给洛初打了电话,洛初没有接,祁睿给洛初发了一条消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初,闹够了,也该回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比江乔大四岁,比洛初大一岁,洛初同江乔是两家自幼定下的儿女亲事,江乔喊一声“三哥”,祁睿自然也当得洛初的一声“三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是三哥,自然要做哥哥该做的事情,是为着洛初,也是为着江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说旁的,祁睿知晓,江乔是顶宝贵她的“阿初哥哥”的,若是洛初过得不好,江乔也是会伤心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洛初不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是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愿喊他一声‘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若是喊了他‘阿初’哥哥,不就是认了他做哥哥了吗,要是他真将我当做了妹妹一般看待,怎么办,我不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生得好看,长得白白的,也十分的有趣,也总是将好玩的好吃的寻来给我,也经常逗我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很喜欢他,和三哥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江乔六岁,洛家在南城已经呆了一年了,洛初也缠着江乔喊哥哥有近一年的时间了。这一年,洛家大少寻罗了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送去江家,送给江家那位古灵精怪的小小姐,江乔尽数收了这些礼物,却始终不肯如洛初所愿,喊洛初一声“阿初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祁睿问江乔,那是江乔第一次告诉祁睿,她喜欢洛初,江乔喜欢洛初,和对祁睿的喜欢是不一样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小的孩子,便已是这般的芥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大家都洛家的阿初想来是喜欢上了江家的阿乔,如此的殷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后来洛家同江家定了儿女亲事,允诺将江家阿乔许配给洛家阿初,在洛家要离开南城的时候,两家还办了一场宴席,喝了儿女的酒,就等着两人成年成人,洛家上门来迎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睿,过来见过你江爷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这是你祁叔叔和祁阿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爷爷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叔叔好,阿姨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祁睿哥哥,是祁家的三少爷,比你大四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是江家老太爷的寿宴,也是祁睿第一次见到江乔。祁家同江家虽说是故交,其实本没有什么大的往来,无非是看着江老太爷的一分薄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家子嗣众多,直系的旁系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而江家除了一个江老太爷,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出挑的人物,江老太爷是个喜欢儿女的人,却只得了一个儿子,却也没有多大的能耐,只得了个宠妻孝顺的名头,娶了个媳妇,是个病弱的,结婚多年,也只生了一个女儿,便是江乔,虽说是个女儿,却着实把把江老太爷高兴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给你,”祁睿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放在手上,递给江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不可以这么没礼貌,”江乔还没来得及接过来,就被斥声喝住,缩回了自己肉嘟嘟的小手,藏在背后,还不忘吐吐舌头,十分的可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关系,妹妹若是喜欢,就都给妹妹,”祁睿将手中的巧克力塞给江乔,江乔才再次伸出了手去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三哥,”那时候的江乔还刚刚学会说话,小小的一个人,在爷爷的寿宴上穿的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的,很是可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孩子,真是没礼貌,让各位见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的江乔不会知道,江家对祁家已然是高攀了,而祁家也是个龙蛇混杂的,且不说到底有没有看不看上的意思,总还不至于亲厚到随意被人亲厚喊了一声“三哥”的地步,白白的认了一个人做妹妹,祁家素来对家族观念看的很重,重子嗣血缘,也是个爱守规矩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这一声“三哥”,未免不会让有心的人寻了去,说是江家故意想要高攀祁家,想要拉拢成了一桩儿女亲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若是喜欢,三哥便做阿乔的三哥,一辈子护着你,好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女孩,很多时候,总是弯着那双好看的眉眼,带着浅浅的笑容,声音甜甜的,软软糯糯的喊他一声“三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很多都说,祁家金贵的三少爷应承了江家阿乔的一声“三哥”,是一辈子的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有人说,江家阿乔小小年纪,认了祁家三少做哥哥,许了洛家大少做媳妇,是江家走了一步大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何故,是巧合还是不巧合,江家阿乔的这声“三哥”,喊的时候甜甜的,十分的软糯,都快化了人心了,也是这一声化了人心的“三哥”,困了祁睿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除了江家阿乔,无人再喊祁睿一声“三哥”,也无人敢喊祁家三少一声“三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自江家那场大火之后,再无人提起江家,提起江家阿乔,这两家更是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不管是祁家三少祁睿,还是洛家大少洛初,一个继续跟着家族呆在南城,一个跟着父母远赴国外,两个人长大了,都是一副不正不经的模样,谁也劝不住,是花心,也是死了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在各自的地方守着自己的心,找着那个阿乔,找着那个像阿乔的人,盼着阿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着她走在了年少时,因着她未能长大,所以想着无数的可能,所以不肯放手,日日执拗,日日期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是阿乔长大了,她会是个什么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前日夜里喝了一场酒,第二日起来,总是觉着头涨涨的,身子酸酸的,心里空空的,放掉了又抓住了,最后放不掉也抓不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前些年遇见了一个人,几年后想起,自然也是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祁睿同洛初便是这样两个人,过着这样的日子,方式方法大相径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往后的世界再精彩,往后的佳人再婀娜,他们始终活在回忆里,处在过去,只愿着,记着那张脸,好梦到那个人,继续遐想,便是足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会阿初来,别拦着他,你去大门口等等他,应该也快了,”祁睿对着先前的管家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初少爷要来?”洛家离开南城许久了,洛初也离开南城许久了,今时今日的洛初,更多的是外媒眼中的浪荡公子哥,十分的唏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吧,留个门总是好的,”祁睿的眼睛瞥到了先前王锡州拎来的那盒子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不出半个小时,洛初开着车就来到了祁家门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家很大,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看的才出来,十分的冷清,至少此时,洛初站在门外,整个祁家,只有三盏灯亮着,一盏是外头的照明灯,领着洛初回家的路,一盏是里头客厅里的装饰灯,还有一盏自然是祁睿在的书房里的主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低着头看着地上的光影,过了许久,才抬脚走进了祁家,然后上了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书房门的是虚掩着的,祁睿一早就知晓他会来,洛初进来的时候,祁睿坐在椅子上,背靠着门,应该是睡着了,书桌前的茶几上醒着一瓶红酒,还有两个杯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找我喝酒?”洛初说的轻松惬意,径直来到茶几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半躺半坐着,看着窗外,只是两眼无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恩,”祁睿半睁着眼睛,嗯了一声,没有回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这儿?那多没意思!”洛初很是不屑,虽然眼神无神又迷离,但语气还是十分的轻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里才有意思?”祁睿说着,说话间将椅子转了过来,看着假模假样,惺惺作态的洛初。这些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长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是......”自然是女人多的地方才有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来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洛初便抬头对上了祁睿看着他的那双眼睛,祁睿的眼睛一直都很深邃,阴森森的,从小便是如此,看的人捉摸不透又心慌,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逃,总觉着是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与他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十分的不相配。小的时候,大人们总说,祁睿像极了一个老学究,长大了一定是个书呆子,谁能想到,就像他们想不到,江乔会死在那场大火中,死在了她十二岁的生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那双只有对着江乔温柔似水的眼睛,洛初后来再也没有从祁睿身上见到,而今天,在本该是江乔二十岁生日的今天,洛初看到了祁睿那双望向江乔的眼睛,望着别的女人,而那个女人,也被人客气的称着一身“乔小姐”,得到了祁睿的另眼相待,在今日的晚宴上大放异彩,惹人艳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刚才那个叫南乔的女人,举止娇柔,言语轻浮,眼波勾人,对着他毫无羞意的说着,好啊,陪谁不是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轻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是阿乔在,她也定然是南城最好最美的姑娘,璀璨又夺目,却不轻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阿乔,阿初的阿乔,洛初已经不太记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只记得,第一次见着江乔的时候,是在祁家老宅的庭院里,和如今祁睿的这个庭院一模一样,祁睿将它还原修饰的很好,是真的用了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近一年的时间里,洛初都在追着江乔喊哥哥,想要听到江乔的一声哥哥,就和祁睿的那声“三哥”一样,软软的,暖暖的,甜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觉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好看的女孩子,就像个精致的瓷娃娃,这个瓷娃娃还会说话,说着话的时候,就像糯米糖,软软糯糯,也不甜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洛初如今对江乔留下的仅能清晰想到的印象了,那个姑娘,有着弯弯的眉眼,带着浅浅的笑容,在江家庭院里种着的梨花树下,冲着洛初喊了一声“阿初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爷爷也说了,等你长大了,就会把你嫁给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初哥哥,长大后,我就嫁给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的他,并不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的她,还未长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有人都在拼命的想要留住江乔年数不多的岁月里留下的美好和痕迹,保留着最好的回忆,最甜的笑容,最璀璨的眼眸,所有人又都在不由自主的忘了江乔年数不多的岁月里留下的那些美好和痕迹,忘记那些记忆,那些笑容,那双眼眸,除了祁睿和洛初,他们总是做不到,总是执拗,也总是逃不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不得不承认,他真的真的快要忘了,他已经记不得江乔的容颜了,不过八年,若再过个八年,该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不愿意忘记,所以他折磨着自己,也折磨着别人,强迫着自己,也强迫着别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时间是真的逃不过的,如今连祁睿也要放下了,是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乔的那声“三哥”,还是离得太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阿乔,我绝不会忘了你,也不允许自己忘了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都不曾说话,氛围十分的安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这些年我总是睡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这些年我总是想起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这些年我总是不安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我觉着,我快要死掉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祁睿除了“我知道”这三个字,始终没有说些什么别的,没有安慰,没有责难,就是坐在椅子上,看着洛初,与其说是看着洛初,不如说是看着比的什么东西,因为祁睿也不敢去洛初,于是最后只是将双眼聚汇在茶几上的那瓶子红酒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此时没有半点生息,就像个须臾老人,半躺在沙发上,靠着沙发,怔怔的发神,对着头顶的灯和天花板,花了眼睛,蒙了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慢慢的,只剩下一个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是个忧郁小王子,沉默寡言,洛初是个阳光大男孩,活泼好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面对祁睿的洛初,脆弱敏感,面对洛初的祁睿,坚强刚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奇怪,也不奇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那个女孩,是真的惊艳了时光又温柔了岁月,她来了,是幸运,她走了,是不幸,她来了又走,是残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日洛初来我家,说你喊了他一声哥哥,可把他给高兴坏了,”也把祁睿高兴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恩,他是很高兴的,”那时的江乔脑海里浮现的应该是洛初冲着她傻笑的样子,所以自己也笑得开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说,他...同三哥是不一样的吗?”如今竟也是一样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不一样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哥是三哥,阿初哥哥是阿初哥哥,一点都不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哥,我喜欢阿初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哥的阿乔喜欢着她的阿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睿的江乔喜欢着洛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年,江家子嗣不济,老太爷虽说是德高望重,江家也是家底厚实,可保不齐百来年后,会怎么样,像他们这样的家族世家,最重的是以后的长远,而似乎江老太爷并不在意这些,只是一味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宠着自己的小孙女,和他年轻人的杀伐决断,全然不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南城许多人都在传,江家老太爷很喜爱自己的这个孙女,为了这个孙女做了件有损福寿的肮脏事,是极尽所能在为之谋划,也为江家谋划,也很有很多人传,江家这个阿乔不简单,是个自带福报的,定能护着江家百岁无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祁家当时的当家人,也就是祁睿的父母,也是担忧这一点,其实心底里是不愿同江家有着太亲厚的往来纠葛的,因着磨不开自家老太爷和江家老太爷的情面,才去了江家给老太爷贺寿的,谁知道,祁家的这位金贵的三少爷,一眼便瞧中了江家这位乔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声“三哥”,是当着南城当时所有有头有脸的人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声“三哥”,是当着南城当时所有有头有脸的人应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后来,祁家迟迟不回,江家也迟迟不许,后来便来了一个洛家阿初,得了江家阿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江家的阿乔越长越大,不过初十年岁,貌倾城,才倾人,心善良,真真长成了一个妙人。南城的名流圈子里,无一不艳羡,赞叹江老太爷的教养有方,也憾是位姑娘,只得一位姑娘,许了洛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谋,算是祁家不幸,也是祁家大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不曾想着这位江家阿乔,竟真如此厉害,小小年纪,得了两个金贵的少年,也误了两个明媚的少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些东西一旦见着了、得到了,就再也无法将就,也不甘屈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在都过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你的阿初回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你的阿初记着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乔,你的阿初认不出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切,都会慢慢过去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过去了,”祁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洛初前边,倒了两杯酒,洛初一杯,自己一杯,酒都醒好了,总是要喝的,反正天也快亮了,现在才想起睡觉也来不及了,干脆就别睡了,指不定天亮了之后还会怎么样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吗?”洛初接过了祁睿递过来的酒杯,坐直了起来,低着头,握在手里没有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初,都会过去的,”这个世上,除了祁睿,很少有人再毫无芥蒂的喊着洛初一声“阿初”,包括洛初的父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面对洛初的问题,祁睿没有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想是会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便扯开了话题,这世上难不成就只有一个江乔了吗?还不忘拿着自己的酒杯碰了碰洛初的酒杯,两个玻璃博相碰,发出了清脆干净的声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洛呢,没和你一起回来?”洛洛是洛初的妹妹,洛家二小姐,就叫洛洛,洛初的洛,洛洛的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初低着头笑出了声,“她呀,玩的比我还疯,不知道又去哪了,成天没个人影,我也管不住了,”语气变回了刚才一开始进来时和祁睿开玩笑时的轻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便是最好的。今天不过是多喝了点,遇着了一些“意外”,哪能天天都是如此,这样想想,江乔一年就过一个生日,剩下的三百六十四天还是快乐的,又是还能再多一天,是三百六十五天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洛洛是最听你话的了,你想管还有管不住的道理?”祁睿半开着玩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着是洛初的妹妹,祁睿虽然没怎么见过面,但还是有些熟悉的,差了洛初三岁,知道洛初很宠她,也因着洛初的宠,洛洛十分的任性,当然洛初也是十分的任性的,两个人在外头,简直就是各大谈资、娱乐版块的内容来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说有其父并由其子,到了他们这里,便是有其凶必有其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看到洛洛那个不着调的样子,觉着匪夷所思,后来一想还有一个洛初更加的跌人眼镜,算了算了,还是有收敛的呢,还是懂事的,不应该过多追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我妹妹,总归是听我话的,”洛初也笑着说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聊起天来,就像平常久别重逢后的好兄弟一般,喝着酒,谈着天,十分的开心又热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夜,南乔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小女孩,还没长大的小女孩,穿着一身老式唐装,呆在一个院子里,慢慢的跑着,有人在同她嬉闹,她笑得很灿烂,也很开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满院子都是人,男男女女都有,他们都冲着她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是一个转身的时间,这些人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再后来这些人便都消失不见了,整个院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楞在了原地几秒钟,寻了院子半圈,却莫名其妙的走近了死胡同里,她想原路返回,却又发觉回去的路被堵死了,四边八方的路都被堵死了,她被困在原地,怎么也出不去。她依稀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至于喊了些什么,她没有听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渐渐的天开始黑了,变得灰蒙蒙的,小女孩知道太阳下山了,黑夜即将到来,而她马上就要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小女孩蹲在墙角,抱着自己,开始了小声的哭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害怕,她是真的害怕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后来,消失了的那些人便都出现了,也发现了她,只是他们进不来,而小女孩也出不去,他们只是一味的冲着小女孩伸出自己的手,可却怎么也递不到小女孩的眼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远处的火光就快要烧过来,就像是一大片满满的火烧云,从地上蔓延到了天上,小女孩就这样看着火光吞噬了每一个人,慢慢的,快速的,将所有人都吞噬了个干净,可偏偏就那块地方,毫发无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就像是个看客,仿佛同那些在火中蔓延的人是两个世界的,小女孩怎么也出不去那道无形却仿佛又真实存在的屏障,而那些人也进不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的脸上还带着泪痕,拼了命的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后来,眼前便是一片黑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梦,碎了,也醒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就要窒息了,只来得及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这样才能证明她还活着,她还真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而刚刚所发生的的一切,都不是一个梦罢了,也只是一个梦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南乔总是这样的催眠着自己,也麻醉着自己,同样也逃避着所有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很显然不是一个好方法,可却是个最容易的方法,也最简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南乔,好好的活了很多年,直到现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申博代理网直营上一章 申博代理网直营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www.66990.com 申博现金网直营 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会员注册 菲律宾申博88msc娱乐
申博官方太阳城赌场直营网 申博138介绍人直营网 申博真人娱乐官网直营 申博娱乐场直营网 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www.100msc.com
申博游戏登录直营网 申博|菲律宾申博登入 申博太阳成会员登录 申博游戏下载官方登入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娱乐城直营网